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大隊:用青春為中國軍人代言

 來源:解放軍報  發表時間:2021-01-08 17:20

儀仗兵的青春世界

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閲兵式,解放軍儀仗大隊官兵步履鏗鏘走過天安門。

2017年的朱日和沙場大閲兵,是儀仗隊員王康第一次參加大項任務。

正午,戈壁腹地,中午氣温高達40℃,烈日和沙塵考驗着人的意志。

隊列行進時,風捲滿黃沙。王康睜不開眼睛,雙手託槍時間太長,肌肉麻痹到失去知覺。咬緊牙關,他用大拇指把槍托壓下,繼續走完後面的路。

那一年,王康剛剛成為一名儀仗兵,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。那次任務中,他學會了堅持。

走進儀仗兵訓練場,一滴滴汗水砸向地面,士兵們淺綠色的襯衣因為浸滿汗水,變成了深綠色,貼在他們後背上。

“注意節奏!注意動作力度!”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大隊副大隊長李強拿着喇叭,站在台階上指揮着訓練。

22歲被任命為儀仗隊執行隊長,李強把整個青春都奉獻給了儀仗事業。

當世界一次次向中國儀仗兵投來驚歎的目光時,讓我們跟隨記者走進他們的青春世界。

儀仗兵的樣子

女儀仗隊員颯爽英姿。

天空漸暗,飛機起飛,目的地:墨西哥。

2010年9月,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大隊奉命參加慶祝墨西哥獨立200週年閲兵活動。這是他們首次在海外亮相。

身為儀仗兵,能夠代表中國軍人走出國門,這是多麼榮幸的事!可是,到了墨西哥,隊員孔令配因水土不服,上吐下瀉。

為了能如期參加閲兵活動,除了補充水分,孔令配幾乎不再進食。那些天,他瘦了幾斤。

走上墨西哥閲兵場,站在隊列前,孔令配全力以赴。那一刻,他想起母親做的煎餅,眼前浮現這樣一幅景象:走進自家院子,母親坐上小馬紮,一手拉着風箱,一手拌着麪糊。舀上一勺面,一張薄厚均勻的麪餅在熱鍋中漸漸成形,香味順着蒸騰起的霧氣鑽進鼻子裏……

那天究竟是怎麼走過墨西哥閲兵場的,孔令配已經記不清了。他只記得,現場羣眾在熱情歡呼,記者手裏的相機閃光燈不停地閃。

走下閲兵場,一位哥倫比亞女儀仗隊員摘下自己的軍種標誌,送給孔令配。孔令配回贈了一枚中國結給她,“希望能把和平吉祥帶給她和她的國家”。

如今,10年過去,孔令配已經成長為一名四級軍士長。與他一同參加那次墨西哥閲兵的戰友,大多已經退役。

儀仗兵的青春中,總有難以忘懷的畫面。那些畫面串聯在一起,就是中國軍隊儀仗事業的大事記。

翻開記憶的碎片,上尉郭鳳通印象最深刻的是這樣一幕——

2019年10月1日,站在長安街上,擎着黨旗,郭鳳通覺得渾身充滿力量。

“分列式開始——”聽到口令,郭鳳通動作迅速,正步走過天安門。黨旗飄揚,中國儀仗兵闊步前進,向世界亮出一張閃光的名片。

郭鳳通控制步速,身後是儀仗方隊鏗鏘的步伐。腳步聲響徹雲霄,在儀仗兵胸腔中共鳴。那一刻,郭鳳通感覺身上的血液都沸騰了。

很長一段時間,只要聽到國歌,這個場景就會從郭鳳通腦海中浮現出來。

其實,這種萬眾矚目的時刻,不過短短几分鐘,只佔郭鳳通人生的千萬分之一。走下閲兵場,他們的青春裏,更多的是訓練場上不為人知的百倍艱辛。

雨天,走廊裏,汗水一滴一滴砸向地板。汗水從臉頰流到嘴角,上等兵高嘉瑞覺得嘴裏鹹鹹的。

一滴汗流進眼睛裏,高嘉瑞沒有眨眼,只掉出了一行眼淚。隨着身體微微震顫,眼淚順着臉頰滑落,掉在濕透的襯衫上,與汗水融為一體。

窗户開着,沒有風。不到20米長的走廊裏,高嘉瑞和另外20多名戰友站成一列。狹小的通道里,口令聲和腳步聲交織在一起。細細聽,還有輕微的呼吸聲。

上身起伏會造成槍體顫動,士兵們要小心翼翼地控制呼吸力度,讓槍穩穩地貼在胸膛。槍體有些偏,高嘉瑞用大拇指壓住槍托,緊緊內扣。

《分列式進行曲》響起,動作幅度加大,高嘉瑞的手指開始抽搐。

5分鐘後,高嘉瑞感覺手臂開始顫抖。

15分鐘後,高嘉瑞呼吸變得急促,腳步震顫着汗水一滴一滴落下。

40分鐘後,音樂停止,士兵們仍在踏樂。馬靴落地,發出清脆的聲音,高嘉瑞還在咬牙堅持。

入伍一年多,高嘉瑞和戰友們每天都在經受這樣高強度的訓練。

“這麼苦,有沒有想過要放棄?”記者問。

“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人,才有資格成為中國軍人的‘門面’。”高嘉瑞説,“青春有很多樣子,我很慶幸我有儀仗兵的樣子。”

男孩們的青春

儀仗隊員的青春笑臉。

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大隊,成為一名旗手需要幾年?

下士王康用了4年。

初來儀仗大隊,日復一日站軍姿,沒有盡頭的正步訓練,都讓王康感覺很煎熬。

直到有一天,一隊隊長李茂廷講了這樣一個故事——

在一間客廳裏,擺放着兩個鐘錶,一個小鐘表,一個老鐘錶。

有一天,小鐘表問老鐘錶:“老鐘錶,你為什麼可以走那麼久?”老鐘錶微微睜開眼睛,一臉淡然地説:“走好當下這一秒。”

“邁好當下這一步,日子就會過得很快。”那天,李茂廷拍拍王康的肩膀。王康似懂非懂地拿起手錶,貼近耳朵,聽着那“滴答滴答”的聲音。

其實,王康最後也沒弄明白,到底如何堅持。他只是鉚着勁兒,邁好每一步。這樣一堅持就是4年。

在中隊活動室裏,王康無意翻到一本2014年的士兵考學教材。教材書的封面上印着3名儀仗兵的照片,最中間的那個人就是儀仗大隊現任副大隊長張洪傑。

當初提幹考學時,許多士兵看的輔導書都是這一版。“當時,我們就想成為像張洪傑這樣的兵。”已經是上尉的郭鳳通激動地説。

成為教材封面人物的那幾年,張洪傑每次外出,總會被戰友們拉住合影。

“在新聞聯播中看到您,我們真的很激動。因為我們都覺得,您見證了我們的青春。”一位老兵這樣和張洪傑説。

時光匆匆,張洪傑已入伍20多年。從一名普通士兵成長為副大隊長,他的青春留在了儀仗大隊,也見證了一批批儀仗兵最美好的青春。

“那個時候,自己想得很簡單,就是要多參加任務,證明自己。”張洪傑看向窗外,眼神中沒有一絲波瀾,“現在回想,能在世界矚目的舞台上,親身參與並書寫歷史,這是我身為儀仗兵最榮耀的事。”

在張洪傑看來,儀仗兵的青春就是從一個舞台到另一個舞台。

從訓練場出發,走過長安街,走向世界舞台。這個旅程充滿挑戰且無比漫長,每一個舞台都有一張相同的通行證:堅持。

訓練異常艱苦,可儀仗兵的生活從不缺少快樂。

2020年建軍節那天,一隊隊長李茂廷帶着他的搖滾樂隊走上舞台。

擺好架子鼓,給電吉他插上電,舞台的光暗下來,演唱會開始了。

台下,儀仗兵們揮舞着熒光棒。李茂廷抬頭望去,光的波浪一層一層翻湧過來。那天晚上,他實現了心中深藏多年的搖滾夢。

演出結束,樂隊拍了一張合照。照片裏,男孩與老男孩的青春不期而遇。

那晚,李茂廷在日記裏寫下一行字:雖然當初的那個男孩已經變成了老男孩,可骨子裏的熱愛始終還在,不論是搖滾,還是我從事的工作。

時光匆匆。在儀仗兵心中,對儀仗事業的熱愛,經得起訓練考驗,也經得住時光打磨。

大隊長韓捷,是儀仗大隊最老的兵,見證了儀仗大隊20多年的發展。

“如果回到當年,您想對剛入伍時的自己説些什麼呢?”記者問。

“一分耕耘,一分收穫。”韓捷説這番話時,目光投向遠處的訓練場。

在那裏,年輕的儀仗兵們站得愈發筆挺,汗水順着臉頰,流到下巴,又滴在襯衣上。每個士兵腳下都有一片水漬,那是軍裝吸收不了的汗水。

一陣風吹來,襯衣領輕輕抖動,士兵們的脖子上出現清晰的V字“衣領線”。

那是他們青春的痕跡。

走過“你”來時的路

儀仗隊員雪中巡邏。本文圖片由解放軍儀仗大隊提供

火車站,胡丁也揹着背囊與父母告別。

柵欄外,母親遠遠地看着兒子。一旁,父親笑着,發自內心的歡喜:兒子穿上迷彩服,這麼瀟灑帥氣。

“敬禮!”胡丁也向父母敬了一個軍禮。

胡丁也的父親整理着裝,舉起右手,回了一個標準的軍禮。

20多年前,胡丁也的父親也是從這裏出發,胸戴紅花前往北京,成為一名光榮的儀仗兵。

小時候,每當電視中播放儀仗兵執行司禮任務的場景,父親就會拉上胡丁也一起觀看。從那時起,一顆小小種子在胡丁也心裏生根發芽。

列車上,胡丁也憧憬着未來的軍旅生活。他給自己畫了一張像:身穿禮服的帥氣士兵背後,是一顆蔚藍色的美麗星球。

“我想迅速成長為一名優秀的儀仗兵,代表中國軍人走向世界。”胡丁也自信地説。

儀仗大隊是個有魔力的地方。很多士兵都想進來,已經進來的人都不願意走。

最近,網絡上,一段女兵跳芭蕾的視頻火了。儀仗女兵邁着碎步翩翩起舞,颯爽中透着優雅。

正步與芭蕾,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。但在儀仗大隊女兵指導員門佳慧看來,這兩種不同狀態體現出的氣質是相通的。

打開儀仗女兵們的化妝包,你會發現她們每人至少有兩支口紅——有部隊統一購買的規定色號;也有市面上流行的色號。生活中,儀仗隊的女兵們都是愛美愛俏的普通女孩。

“美有很多種,追求夢想的人是最美的。”女兵隊隊長程誠説。

2016年,正在齊魯師範學院讀大三的曹藝瑋,看到儀仗女兵在國際軍樂節上進行槍操表演的視頻,突然產生一個想法:當一名儀仗兵。

如今,儀仗隊員曹藝瑋不僅完成了多次司禮任務,還參加過多次槍操表演。

入夜,會議室裏亮着燈,曹藝瑋還在學習教學法。“我想努力留隊,再多幹幾年。”曹藝瑋眼睛明亮,臉頰泛着紅暈,“即便不能,我也希望能留下點什麼。”

翻開微信朋友圈,看着同學們結婚生子,曹藝瑋總覺得自己慢了一拍,被生活甩在後面。但是,這都不妨礙她繼續自己熱愛的儀仗事業。

“如果退伍,你要留下什麼?”記者問。

“留下名字吧,就像我能記住退伍班長們的名字一樣。”曹藝瑋説。

在人才濟濟的儀仗大隊,讓大家記住一名士兵的名字,太難了。但這並不能動搖女兵們發光發熱的決心。

在儀仗大隊,隊員們只有一個願望:留在儀仗大隊,用青春為中國軍人代言。